以馬忤斯聖經函授學校

第五課 遵守這禮儀(續)

「他們都恒心遵守……擘餅。」(徒2:42)
「七日的第一日,門徒聚會擘餅。」(徒20:7)

正如已說過的,「晚餐」,其原本形式非常簡單,完全沒有繁瑣的儀式存在。實際上,在很早時代的教會,記念主似乎是每天的事。「擘餅」這名詞,顯然既指在家裡分用食物,也指主的晚餐。徒2:42指的應該是「主的晚餐」,因為聖靈一定不會那麼注重每天的吃用之物!在徒20:7也說到在特羅亞樓上擘餅,也應該這樣理解。然而,在徒2:44-46所說的,似乎著重於「財物的分享」而已。「信的人都在一處,凡物公用。」早期的基督徒有「凡物公用」,與在彼此家裡吃飯交通。這種真正的分享,不是命令,而是自發的。

那兩個全神貫注的,往以馬忤斯路上的門徒,覺得太快抵達家門了!他們渴望多聽這位與他們同行之人的話,於是他們強留他。接著,「在擘開餅的時候,他們才認出祂來。」當祂與他們一同坐席的時候,祂拿起餅來,祝謝了、擘開,遞給他們。路加用主在設立聖餐時所用的話,來形容這個動作,雖然這可能只是他們所用的晚飯,但當祂擘餅時,他們認出了主的這種經歷,也常是我們在主的聖餐上的經歷。

也許,在起初的日子這筵席每日舉行。但聖餐也可能是七日的第一日例行之事。從徒20:7看來,在教會裏「主的晚餐」顯然已成為每星期舉行的事。保羅分明是在等主日來臨,以便與信徒一同遵守聖餐(徒20:6)。從俗世的資料中,也可以佐證早期教會的這個做法。大約主後110年,在庇推尼和本都的執政官皮黑紐,給皇帝他雅努上書時,論到了基督徒的習慣,其中提到他們「作無惡意的聚餐」,羅馬史學家指的,顯然是這個禮儀的舉行。

現今,有些基督徒一個月守一次聖餐,有些人則半年一次,甚至一年一次。因為他們擔心一星期守一次,會使得聖餐變得太平常,而失去它的意義與福氣。其實,倘若人心羨慕祂的名,渴望想念祂(賽26:8),且以早期教會的榜樣為鑑,我們可以放心地,每週進行記念一次。那些多年如此遵守的,見證了它所帶來的不斷和加增的福份。這樣頻繁的遵守,並沒有失去它的甜蜜,相反的,它成了一個真心的約誓 — 每週重溫對基督的效忠。

七日的第一日,提醒我們基督的復活,我們在這一天擘餅,聯想到祂的死與復活,並等候祂的再來。

不需一定由按立的牧師主持

在聖經中,沒有說到在「主的晚餐」上分派表記的人,需要有特別的權柄。

舊約時代,有些人特別被選為祭司,以便在崇拜時獻祭。但主耶穌在十字架上,獻了一次永遠的贖罪祭,解決了罪與過犯的問題,從此不用再獻祭了,也不用再流血。如今,處於新約時代,彼得與約翰同証,每一個基督徒,不論男女老少,都是新祭司團的祭司。所獻的是讚美、善行、為神而活等靈祭。但毋需重複舉行基督已在十字架上所獻的祭(彼前2:5, 9,啟1:6; 5:10)。

保羅論到每處地方教會,應由長老或監督負責屬靈事工。應該注意的是,他們都以眾數出現。在新約聖經中,並沒有以單一位教牧監督數個教會的觀念。

保羅也說到執事的職任,是安排教會的日常事務。長老與監督以領導與榜樣,操練屬靈的領導地位,而不是在神的百姓之上,作掌權官。在新約中,沒有一個地方說到把權柄給予某一個人,以主持「聖餐」的規矩或建議。

從教會初期,信徒在家裡記念主,就證明不需靠一個有權位的人來主持這個禮儀。也不需要有一個人站在神與祂的百姓中間作中保。因為這個位份永遠的只屬一人,就是主耶穌。我們敬拜神,不存在國家或社會的差異,因著基督使人和好的工作,使我們兩下藉著祂被一個聖靈所感,得以進到父面前(弗2:18)。

有些地方的人,說到「要把餅與杯分別為聖」,這也不合乎聖經的簡單教訓。林前10:16所說的「祝福」,意思就是「獻上感謝」而已。在四福音中說到「主的晚餐」之設立時,馬太、馬可說:主拿起餅來「祝了福」,拿起杯來「祝謝了」。保羅在林前10:16說:我們所「祝福」的杯,在林前11:24他說:主拿起餅來「祝謝了」。沒有說到因著一個特別職位之人的祝福,使餅與杯變成了特別的價值。

羅馬天主教舉行的「舉揚聖餅禮」(或說舉揚聖體)和望彌撒,實際上是拜偶像的行為。這是由於他們認為這些東西已變成了基督真正的肉與血。說到「獻彌撒」,他們說是再次舉行耶穌的死,其實這是不能再重複的。表記之物並非我們敬拜的對象,只是用來幫助我們重溫基督在十字架上所作成的。我們所敬拜、頌讚的,就只是祂而已。

保羅說:「我們所祝福的杯」,這話中的「我們」不是個特別的職位。而是與林前10:16-17的「我們」相同,指在這禮儀中全教會的每一個人。在接下去的經文中,保羅表示,我們雖多仍是一個餅,一個身體。換句話說,是一個團契,因我們都分受同一個餅。當然,可以有一個人代表全體,為表記之物獻上感謝,如林前14:16所說的。但這意思不是說,這個人必須是個有特權職位的人,這樣的主張,違反了所有信徒都共有祭司職份的教訓。

 

隨著聖靈的感動

當聚會的人按照聖經的指示擘餅時,聖靈必定帶領我們。祂將帶領我們記念那在我們中間的主(太18:20)。我們不是聚集來追憶我們的罪。以色列人不斷的獻祭,是特意叫人每年想起罪來(來10:3)。約瑟曾要求酒政得法老赦免後,記念他(創40:14,23)。但酒政忘記了他的恩人約瑟,卻記得他自己的罪(創41:9)。

再說,我們也不是來記念所得到的福氣,我們很可能會特別注意到所得的救贖,卻忽略我們的救贖主(傳9:14-15)。毫無疑問的,十個長大痳瘋的人,都歡喜得到醫治,卻只有一個回來,在使他潔淨的主面前俯伏(路17:15-18)。

論到隨著聖靈的感動,我們應當注意,這意思不是說我們可以隨意的站起來帶領,若不稍加限制,會做成在聚會中,不分男女地隨意主持。對於這類職事的限制,在林前14:22-40中,有清楚的指示。但這事的詳情,與我們現在的主題「主的晚餐」沒有直接關係。

除了聖餐以外,教會還有許多證道的聚會,是需要預先的編排。但與此不同的是,聖餐的遵行卻是毋須預先的和悉心安排的事奉。只是有些禁例是必須遵守的,我們在前面所論及的信徒共有祭司職份,並不允許參加的婦女發言,主持聚會(林前14:34)。當然,不屬靈的男人也不能做。反而,「沒有學問」的小民(徒4:13),可以虔敬的領導。使徒行傳所用的這話,是指一個沒有從宗教學院受教的男人,同樣可以把全會眾的心,引向真正的敬拜與讚美。

在聖經裏,沒有把餅與杯帶回家,給不能出席這個教會例行聚會之人的例子。希望有這種特別作法的,很明顯的是,誤以為吃這表記之物,有得救或赦罪的功效。若因此為他們安排,是不應當的。但是若純粹為記念主,我們不反對為因病臥床,不能離家的人作此安排。現今我們確實做了許多早期教會沒有先例的事。神的話在適當之處明智地靜默,我們可以倚靠那沒有擔憂的聖靈,在這情況下感動任何一個屬靈的信徒,和兩三個樂意的人同去,與那虔敬的、和渴望參與聖餐的信徒病榻之旁。也許這是他最後的一次。還有更好的方式來讓他表示對可稱頌的主忠信的心嗎?

 

想做測驗,按此開始

提交評論/問題


安全碼
更新


你的位置 課程 專題課程 主的晚餐 第五課 遵守這禮儀(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