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馬忤斯聖經函授學校

第二課 主的晚餐與逾越節

看一下第一課所提出的經文,就可知這晚餐是在主與門徒聚集,守一年一度的逾越節時所設立的。這個猶太節日,源於大約一千五百年前,以色列人從埃及的轄制中得釋放的事蹟。當時,逾越羔羊的血,塗在門框和門楣上,使他們免去那壓制他們的人所受的審判(仔細閱讀出12章)。主耶和華守護著那些門上有血之記號的家。祂的同在,使滅命的使者不得臨近那家的長子。

使徒保羅必定是想到了這件可茲記念的以色列歷史,所以寫道:「我們逾越節的羔羊基督,已經被殺獻祭了。(林前5:7)」保羅接著論到另一件與逾越節關係密切,卻又與它不同的事。他說:「所以我們守這節不可用舊酵,也不可用惡毒邪惡的酵,只用誠實真正的無酵餅。」

此處所說的節,不是逾越節,而是無酵節。這是在逾越節之後,連守七天的節期。因此它不是指我們遵行的「主的晚餐」,它指的是我們在信而得救之後,在我們逾越節羔羊基督的寶血蔭庇下,所當過的無可指摘的人生(申16:1-3)。

在傳統的猶太儀式中,無酵餅被擘開,由帶領的人拿起一分,然後重覆的說:「這是困苦餅,我們的先祖在埃及地所吃過的,讓飢餓者來吃,讓窮乏人同來守我們的逾越節。」在此,所用之餅表示的意思很清楚,會中的猶太領袖,沒有表示他手上的餅,已經神秘地變成他們的先祖在埃及時吃的同一塊餅。它只是記念性的東西,想起那夜他們的祖先所吃的食物。過這節時也吃苦菜,為要提醒他們,以色列人曾忍受了多年的奴役。因此,那擘開的餅達到兩個目的:一、讓他們想起在埃及吃的困苦餅,二、使他們再次因從殘酷的困軛中,得拯救而歡樂。

主耶穌設立的這個新禮儀 –「主的晚餐」,在新約中並不稱為「節」,但它結束了以色列人已遵守了大約1500年的節日。祂所定的這個禮儀,已繼續了更長的時間。實際上祂意思是:「到目前為止,你們擘餅是為紀念在法老手下曾艱苦奴役。從今以後,讓它提醒你們,我的身體是為你們捨的。並且這件事即將發生!過去,你們為神拯救你們脫離埃及的肉身困軛而感謝。如今,你們要因祂拯救你們脫離更可怕的罪的困軛,和撒但的轄制而感謝。這樣的擘餅,不再是為記念埃及,而是為記念我。」

猶太人在慶祝逾越節過程中,用了四個杯子,其中的第三個杯稱為「祝福的杯」。保羅就是用這個名稱來解釋這晚餐;他說:「我們所祝福的杯,豈不是同領基督的血嗎?(林前10:16)」

以色列人在過逾越節時,吃逾越節羔羊的肉,與在「主的晚餐」上象徵性的吃基督的身體,有極相似之處。「拿起、吃,這是我的身體,為你們捨的。(林前11:24)」

過第一次逾越節時,以色列人是匆忙著吃的,為要準備隨時動身出埃及。「你們吃羊羔當腰間束帶,腳上穿鞋,手中拿杖。(出12:11)」後來的人在應許之地過節時,都是悠閒地斜躺在桌子旁吃的。這說明了他們享受著安寧,以及神應許的實現。同樣的,匆促以及安寧亦可應用到我們今天。我們吃「主的晚餐」,一方面急切盼望主隨時回來,另一方面在基督裏享受著心靈永遠的安寧。「你們每逢吃這餅、喝這杯,是表明主的死,直等到祂來。(林前11:26)」

歷史顯示,以色列人離開神的期間很長。在背離神的期間,逾越節就被忘記了!但在他們國家復興的時候,例如在希西家和約西亞這類敬虔的王統治下,都有個特點,就是不約而同的恢復這個節期。這種順服,當然會給百姓帶來歡樂與祝福。在長期的教會歷史中,「主的晚餐」也遇上同樣情況。在靈性黯淡的時候,記念主的筵席不是被遺忘,就是被混亂了!但在真正復興的時候,一切屬靈意義就都恢復,「主的晚餐」也再度被重視。這證明它常常帶來極大的屬靈福氣。順服本身必然帶來賞賜。

所以,逾越節和主的晚餐間,有很實用的關係。

表記 — 餅與杯

主所用的餅與杯中的葡萄汁,顯然是擺在祂面前的桌子上,守逾越節所用的現成東西。正如我們說過的,祂既沒有創作任何新的東西,也沒有取用特別的物質。祂知道單純的教會,往往遠離於文明社會,物質未必充裕。因此,祂沒有硬性規定用何種餅,和甚麼飲料。然而,至今仍常有因著過份強調這些用作表記的物質,而引起無止境的和無意義的辯論。

有些人堅持,不論何時都一定要用無酵餅。他們認為,主所用的,可能就是這樣的餅,因為那是逾越節晚上所用的餅。他們還堅持,酵是邪惡的象徵(林前5:6,路12:1)。餅既是象徵基督的身體,我們若用有酵的餅記念祂,豈不犯了嚴重的矛盾?另一些人堅持,務必用醱過酵的葡萄酒,因基督過逾越節的時候,就只有這酒放在祂面前!即使專家們指出,那是一種非常淡的酒,他們還堅持用酒。

與這些說法相反的,是主張不要把餅和杯看作一種預表。一個預表應該與所豫表的人有多方面的相似,但是象徵性的東西不代表相似。當主耶穌說「我就是門」、「我是真葡萄樹」,我們不會去探究這類話語的物理相似性。所當注重的,應當是門的用途,以及葡萄樹的基本原則,而不是它們給人的觀感。若說用有酵餅,就表示說主耶穌有罪,那是嚴重的錯誤。
有時,我們唱的詩歌也有誤導成份。像:

「直等祂來我擘餅,表明祂作我生命。」

餅除了表示耶穌基督為我們捨身以外,用一個餅也表示著教會在基督裏是合一的(林前10:17)。酵常常存在教會中,正如五旬節的兩個餅所啟示的(利23:17)。這用於七七節加酵的餅,所預表的教會,就是成立在同一個節期 – 五旬節的當天(徒2章)。

論到當用葡萄汁或是葡萄酒的事,必須注意一點,醱酵的過程也就是酵的結果。此外,在設立晚餐時並沒有用到「酒」這個字。只要查看「聖經辭語索引」就可確定。所用的名詞是「葡萄的汁液」,所以,不能偏離聖經上實際用的字眼,而武斷地教訓人必須用葡萄酒。按此詞語本身而言,無論使用葡萄酒,或是未曾醱酵的葡萄汁,都同是「葡萄的汁液」,同樣合乎主的囑咐。

與舊約時代的繁瑣儀式相反的,新約的這個禮儀非常簡單。任何試圖把繁複的禮節融入基督徒精神與生活的實踐中,都是錯誤的,會引起嚴重的後果。在此基督徒時期,所著重的是靈意而不是字句。撒但藉著把猶太教的瑣碎宗教細節,加入教會,成功地使教會產生分裂,和不停的爭端。我們所當強調的,是那些如今已顯明的事,並謙卑的遵守真正根據聖經的教訓。

此禮儀最初設立和遵守時,是非常簡單的,完全沒有今日許多教會所行的瑣碎儀式。甚麼穿聖衣、祭司式的主持、視為聖秘等等的事。這些不乎合聖經的做法,是源自猶太教和其他異教的。無論在何處,屬主的人願意記念祂,即使在不得已的情況下使用身邊的任何東西作表記之物,都必有主同在的確據。有時所用之物,也許只有一點點像餅與葡萄汁。不論怎麼樣的特殊情況,主的晚餐是為心靈而設的,真正的敬拜必升達主的面前。



「 依然是餅依然杯,藉此信心卻看明,
屬天神聖的小影,主我們感謝你。 」

Horatius Bonar

我們已明白,用一個餅是表示所有信徒的合一(林前10:1)。但是,杯就沒有這樣的意思。在猶太人過逾越節時,桌上放四個杯子,主耶穌取其中的一個來用,為了信徒而給它加上了一個新的意義(太26:27)。分這杯可以有許多不同的方法,可以用一個大杯子、或是用很多的小杯子,讓大家飲用。所用方法,通常是依信徒出席人數,視乎方便而定。

當我們到別人家裏作客時,每一個人都各自用一個杯子喝東西,這無論如何,都不影響彼此間的親切與誠意,因為情誼和相交並非來自同飲一個杯。

有關使用一個杯與否的辯論是無益的,尤其記念主的筵席中有時人數眾多。更重要的是神話語中沒有為此加上屬靈價值。當我們的心火熱和降服,所注視的就超過那些表記之物,而在於主本身。難道我們敬拜主的心靈狀態,必須透過固守著晚餐的每個細節,才能顯出來嗎?

 

想做測驗,按此開始

提交評論/問題


安全碼
更新


你的位置 課程 專題課程 主的晚餐 第二課 主的晚餐與逾越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