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馬忤斯聖經函授學校

第十一課 要來的王

(但以理書第十一章)


但以理書中最長、也是最為詳盡的預言如今就擺在我們面前。前三十五節所涵蓋的部分已經發生過了。餘下的部分還遠在未來。對於但以理來說,除了第1節之外,這完全是未來的事。

一、應驗的預言(十一1-35)

 

1、波斯帝國(十一1-2)


第十章和第十一章之間的中斷造成了一些混亂。正是天使米迦勒接受了主的扶助,而不是大利烏。將但以理書第十章21節和第十一章1節一起來讀,就很明顯了:“除了你們的大君米迦勒之外,沒有幫助我抵擋這兩魔君的。當瑪代王大利烏元年,我曾起來扶助米迦勒,使他堅強”。

這件事發生在大利烏統治的第一年(十一1)。但以理在兩年之後瞭解到這件事,也就是在波斯王古列同時作王的第三年(十1)。神興起了瑪代人和波斯人來懲罰和擊打巴比倫(耶二十五11-12;但五28)。米迦勒可能參與了此事(十一1)。

在神的計劃中,古列有著特殊的作用。他必須成為神將以色列人送回聖地的器皿(賽四十四28;四十五1)。早在他出生前一百多年,神就已經藉著以賽亞的預言題說了他的名字(四十五4-5)。

古列死後,其他三位君王相繼治理波斯(但十一2)。然後是第四位,即富有而強大的薛西一世(Xerxes I)(主前485-465年)(十一2)。人們相信,他就是以斯帖記第一章1-4節中的亞哈隨魯王。薛西一世無緣無故地進攻希臘(但十一4)。一百五十年後,亞歷山大大帝以此作為攻擊波斯的藉口。


2、希臘王國(十一3-20)


在遙遠的馬其頓,一位二十歲的王登上王位,這標誌著波斯帝國的終結。年輕的亞歷山大成為最傑出的統帥。他聯合起所有希臘人,在主前334年跨越達達尼爾海峽 (Dardanelles),進入亞細亞,這是在他登基兩年之後。他率領一支由32000步兵和23000名騎兵組成的部隊。與他隨行的是一群哲學家、植物學家、地理學家和精通寫作的人。一年之後,在地中海的東北角,他遭遇了大批波斯軍隊。這支軍隊是在大利烏三世皇帝的親自指揮之下。亞歷山大親自率領一隊騎兵發起攻擊,從右翼大破波斯人,幾乎俘獲波斯王。大利烏向東逃走。亞歷山大向南推進,攻克了一座又一座城市。他的工程師們建造了一座堤道,攻克了推羅的海島,以及一座高大200英呎的土堤,圍困了位於山頂的迦薩。耶路撒冷平靜地投降了。古代的歷史學家約瑟夫斯說,亞歷山大展現了但以理所說的希臘人要毀滅波斯人的預言(但八和十一)。亞歷山大明白這些指到他自己的話。隨後,他征服了埃及,建造了亞歷山大城(Alexandria),長期成為希臘人在埃及的都城。到主前60年,它已經成為世上最大的城,人口達到五十萬。

從埃及開始,亞歷山大繼續向東推進。主前331年,他再次遭遇大利烏三世,這一次徹底擊敗並且殺死了這位皇帝。希臘人繼續向東推進到巴比倫,然後到波斯的諸城,與印度接壤。323年,他們凱旋返回巴比倫。在十一年當中,亞歷山大徹底摧毀了波斯帝國。他就是但以理書第十一章3節裏預言的大能的王。

亞歷山大已經征服了波斯,但是他並沒有征服自己。他再也沒有回到希臘,而是在主前323年死在巴比倫,死於過渡飲酒引起的併發症。他年僅33歲。公山羊的大角被折斷了(但八8)。

然而,現在希臘人統治著中東,並且在接下來的250年裏繼續統治著。亞歷山大的帝國並沒有“在他的後裔之間”瓜分(但十一4)。這就是說,他的後裔並沒有得到王位。在經歷了二十二年的爭權奪勢和內戰之後,出現了四個較大的、根基穩固的王國(第4節)。他們分別是埃及、敘利亞(包括巴比倫、亞述和波斯)、小亞細亞和希臘。研讀聖經的人所感興趣的,在於前兩個國家。當埃及和敘利亞的希臘統治者之間爆發戰爭的時候,聖地往往夾在中間。埃及從主前301年至198年,敘利亞從主前198年至63年,先後統治耶路撒冷。

在西流基一世(主前312年—281年)之後,敘利亞王在歷史上被稱為西流基。西流基一世是掌握亞歷山大帝國這一部分兵權的軍隊統帥。西流基一世建立安提阿作為他的都城,是按照他父親的名字安提阿古而命名的。在保羅的時代,它是東方的第三大城市。追隨基督的人也是在安提阿第一次被稱為基督徒(徒十一26)。西流基家族也建立了安提阿的海港西流基(徒十三4)。

埃及國王形成了多利買家系。從主前323年至30年,相繼有十五位統治者取了多利買這個名字,而多利買是亞歷山大的另一個軍隊統帥。西流基和多利買都是希臘國王;他們的統治也是希臘統治。他們是但以理書第七章中豹子四個頭中的兩個,也是但以理書第八章公山羊四隻角中的兩隻。

在但以理書第十一章裏,多利買和西流基可以通過他們的軍隊經過聖地時的方向來確認。“南方的王”指的是埃及統治者,因為他必須從南方侵入以色列。來自敘利亞/巴比倫任何一部分的軍隊,並不會跨越沙漠從東方進入以色列。相反,他們沿著構成新月地帶的河流和海岸線,從北方進入聖地。因此,但以理書第十一章中的“北方的王”,指的是當時的西流基統治者。這兩個稱謂在第6、8-9、11和40節裏被聯繫在一起。

但以理書第十一章5-12節粗略考查了多利買家族和西流基家族之間長達一百年的敵對。多利買二世的女兒百尼基(Berenice)嫁給西流基家族的安提阿古二世,但是聯盟瓦解了,百尼基被殺(第6節)。她的兄弟(“這女子的本家”)成為多利買三世;他入侵敘利亞,要為百尼基的死報仇(7-9節)。後來,敘利亞在西流基二世兩個兒子的統治下收復了(第10節)。在一個階段,多利買四世成功地進行了反擊(11-12節)。

霸權隨後又轉回到西流基家族手中。安提阿古三世(主前223年—187年)在第13至19節裏得到了描述。他驅趕了埃及人,並且征服了聖地(16節)。他將自己的女兒克麗奧珮他(Cleopatra)嫁給多利買五世,借此與埃及講和。但是,克麗奧珮他站在埃及人一邊,所以她父親的影響力並沒有按照他的計劃得到擴展(17節)。隨後,安提阿古又向東推進,進入愛琴海地區,但是被一位羅馬統帥所阻止(18節)。他返回敘利亞,在一次起義中死去(19節)。他的兒子西流基四世登上王位,隨後“橫徵暴斂”,以便向羅馬統帥納稅。西流基死了,“卻不因忿怒,也不因爭戰”,而是被毒死(20節)。

第18和20節中的預言標誌著羅馬在這一篇寓言中第一次出現。在義大利半島和地中海西岸鞏固了霸權之後,羅馬開始蠶食希臘諸國的政權。羅馬又花了一百年的時間才控制了敘利亞和聖地。羅馬統帥龐培(Pompey)在主前64年,征服並且吞併它們歸屬羅馬。埃及沒有成為羅馬的一個行省,直到主前30年。

 

3、安提阿古•伊庇法尼(十一21-35)


西流基四世被毒死之後,一個“卑鄙的人”要起來接替他的位置(21節)。他是西流基四世的兄弟,又是這位合法後嗣的叔父。他“趁人坦然無備的時候,用諂媚的話得國”,而不是靠軍事行動。他就是安提阿古四世(主前175年—164年),他稱自己是伊庇法尼。我們在第八課裏面研究過他的褻瀆和殘暴。

安提阿古•伊庇法尼是一位墮落的暴君。但以理書第十一章描述了他與埃及的敵對(25-27節)。從埃及帶回許多財寶(戰利品)後,他向以色列發洩怒火(28節)。他發起了又一次遠征,再次入侵聖地(29-30節)。這一次,他的軍隊“褻瀆聖地”,除掉“常獻的燔祭,設立那行毀壞可憎的”(31節)。猶太人做出的反應記載在第32-35節裏。否認信仰的人被“巧言勾引”(允諾錢財或地位)。相反,真正認識神的猶太人“剛強行事”(32節)。這就是說,他們在為自由而戰時做出了英雄壯舉,許多人為此而殉難(33節)。這一預言預見到英勇的馬加比(Maccabees)家族,他們抵抗安提阿古•伊庇法尼的褻瀆。他們的英雄事蹟至今仍然在每年十一月的猶太修殿節(約10:22)上被紀念。

 

4、為何研讀這段經文?


一些學生也許想要進一步研讀但以理書第十一章1-35節。在聖經注釋(The Expositor’s Bible Commentary蓋柏林主編,Zondervan公司1985年版)第七卷中,格裏森•雅徹爾(Gleason L. Archer)描述了當時每位王的詳細歷史(第127-143頁)。在第134頁,他列出了六個搜集資料來源,全部都是來自於古代的歷史學家。其中包括了死於主前111年的坡裏比烏斯(Polybius)和弗拉維烏•約瑟夫(Flavius Josephus),後者的《猶太古史》(Antiquities of the Jews)一直記述到主後93年。約瑟夫著作的第十二卷是從猶太人的立場講述了這個故事。約瑟夫和聖經注釋在許多聖經教師的藏書中都可以看到。

對其他許多學生來說,甚至這一課中的所有素材似乎是單調乏味的。這些古代君王的紀事對於今天的人有什麼價值呢?牢記或是探索全部的細節也許沒有多大價值,但是有兩件事情一定要瞭解。首先就是要幫助我們更充分地理解新約聖經。

耶穌基督是在該撒亞古士督執政時期出生的(路二1),那時羅馬帝國正處在榮耀的巔峰。但是羅馬統治中東地區還不到六十年。二百五十多年前,希臘諸國控制著這一地區。我們稱他們是敘利亞和埃及,但他們並不是阿拉伯人,也不是埃及人,甚至不是土耳其人。兩個半世紀以來,這些地區都有希臘人的政府,整個地區盛行著希臘的思想、文學以及文化。保羅傳道的小亞細亞諸城,也是希臘城市。義大利的語言可能一直是拉丁語,但是帝國大部分地區的語言都是希臘語。這就是為什麼新約聖經是用希臘文,而不是拉丁文寫成的。

其次,這些枯燥乏味的細節增添了我們的信心,使我們相信聖經的確是神所默示的話語。將來的王在但以理書第十一章中並沒有指出來。但是他們相繼的世代以及更迭的細節確實完全相吻合的。除了一位全知的神,沒有人能將373年的人類歷史在發生之前就展示出來(從古列王執政第三年,到安提阿古•伊庇法尼,主前537年至主前164年)。

第2-35節中預言的應驗,一直是很準確的,也得到了科學和歷史的驗證,這大大困擾著那些否認聖經字字句句都由神默的。為了給他們的不信找到藉口,批評家們通常將但以理書的作者身份歸結為一位生活在安提阿古•伊庇法尼世代的作家。人們宣稱,這位“作者”假借但以理的名義說出這些異象,目的是要使它們看起來像是預言。他們說,這也許使這部書更加有效地鼓舞著猶太人反抗迫害。但是這對杜撰出這一理論的人來說又有什麼用處呢?如果你們相信聖經中一部主要的著作竟然是偽作,那麼你們就不可能信服聖經。

對但以理書第十一章中已經應驗的部分持懷疑態度的人,不會期盼將來應驗的部分會實實在在地應驗(十一36-45)。但是任何人相信一位超自然的神,就能用信服的心來看待第十一章中剩餘的部分。聖經是神所默示的,而聖經中的神能夠預知並且啟示未來。


二、尚未應驗的預言(十一36-45)

 

1、過渡到遙遠的未來(十一36)


但以理書第十一章36節寫道:“王必任意而行”。這是哪一位王?當然是北方的王。這位君王一直都是第十一章中的主要人物。然而北方的王在第6節裏是安提阿古二世,在第7-8節裏是西流基二世,而在第11、13和15節裏則是安提阿古三世,隨著故事的繼續,不斷延伸到西流基王朝相繼的世代。

在第21-35節裏,北方的王是卑鄙的暴君安提阿古•伊庇法尼四世,僅從代名詞“他”確認出來。在35節之後,所有的記述在安提阿古•伊庇法尼身上再也找不到歷史上的應驗。相反,它又推進到北方之王朝的另一個時代或世系。除了在第40節他又被稱為“北方的王”之外,這位王簡單直接用“他”來表明。

第36-45節描述的北方的王無法在歷史上同任何一位安提阿古•伊庇法尼的繼任者對應起來。相反,記載跳過了許多世紀,一直遙指將來,到末世的時候。

經歷數個世紀而進入到末時,神再次使我們面對聖徒們的大敵。他的形象在但以理書相繼的每一章越來越清楚了。在第七章裏,他被看成是羅馬帝國的暴發戶,將要戰勝十位聯合起來的君王中的三位,以便奪取控制權。在第八章裏,我們瞭解到他要在帝國先前由希臘君王安提阿古•伊庇法尼統治的部分中興起。第八章和第九章告訴我們,他要終止聖殿的獻祭,在聖潔之地立起“行毀壞可憎的”(八11-13;九27)。然後在第十一章,看來這位君王可能要在敘利亞-亞述-巴比倫地區興起,因為象他的先輩一樣,他被稱為“北方的王”(40節)。

 

2、褻瀆的暴君(十一36-39)


在古昔的日子,羅馬帝王被當作神來膜拜。以弗所和別迦摩有用來膜拜各位統治者的神殿。這些神殿或多或少與其他各種神祗的神殿是一樣的,就像以弗所的女神亞底米一樣(徒十九27,35)。最後的羅馬帝國,也是最後的“北方的王”,將會繼續向前推進。“王必任意而行,自高自大,超過所有的神,又用奇異的話攻擊萬神之神”(十一36;另參看七25)。

更進一步地按照新約聖經中一段生動的經文,他要禁絕其他一切宗教信仰。帖撒羅尼迦後書第二章4節在但以理書的話之外,又補充了“抵擋主”:“他是抵擋主,高抬自己,超過一切稱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

在帖撒羅尼迦後書第二章裏,最後的獨裁者被稱為“大罪人”和“沉淪之子”(第3節)。在第8節裏,他被形容成是“不法的人”。他對以色列之神的恨惡以及對猶太聖殿的玷污在第4節裏被提到了:“甚至坐在神的殿裏,自稱是神”。這是多麼褻瀆的行為!

一些解經者根據但以理書第十一章37節的前半部分得出結論,認為這位將來的王是一位猶太人。但是,“他列祖的神”這句話僅僅指出了這位君王將會無視他從小接受的任何宗教信仰,不論是猶太教還是異教。同樣,安提阿古的行為與他列祖的行為形成了對比(24節)。

沒有人是活在真空裏。無數的人膜拜君王,君王卻需要一位屬於他自己的神。這位統治者將會發現,他的偶像乃是“保障的神”,也就是戰爭本身(38-39節)。只有戰爭才是他的宗教信仰;只有戰爭才是他的神。為此,他要獻上金、銀和寶石(38)。他的祖先曾幾何時是戰士,但是他們從未像這人那樣將戰爭奉若神明。


3、世界的大獨裁者(十一40-44)


在奪取全部政權的道路上,北方的王要受到他的大敵的攻擊,也就是後來世代中南方的王(40節)。北方的王要發起反擊,“必用戰車、馬兵,和許多戰船,勢如暴風來攻擊他”。這將是第11和13節的歷史的重演。在兩種情形之下“榮美之地”要夾在中間(16,41節)。這就延續了但以理書第十一章中核心的主題,兩種勢力之間的敵對,以及隨後以色列遭受的壓制。

但以理書第七章告訴我們,這位最後的統治者將要推翻其他三位君王,鞏固他對復興的羅馬帝國的控制(七8,24)。南方的王,即埃及,可能是其中之一,因為但以理書第十一章中提到了埃及被征服(42-43節)。這位君王作為一位世界的獨裁者,在徹底奪取霸權的過程中遭遇的種種動盪,招致了對以色列發洩的狂怒。其他獨裁者們也同樣行事。

按照啟示錄第十三章7-8節,這位王將會獲得政治上的控制權,不僅是復興的第四個帝國,而且是整個世界。他將要從撒旦那裏接受這個世界之王的權柄(啟十三2)。撒旦曾經為耶穌基督提供了這一控制權,他的提議卻遭到了拒絕(路四5-8)。將來的獨裁者將要接受這一提議,一旦接受了,就將成為撒旦在世上的人。

這位君王的都城將會在哪里呢?他可能在羅馬統治,一旦他獲得了全部的權力,也可能他要將自己的大寶座擺放在一個東方的城市。古代的羅馬帝國是從君士坦丁堡(現在的伊斯坦布爾)施行統治,在羅馬帝國的歷史上佔據了很長的時期。將來的羅馬帝國也將要以敘利亞或伊拉克的某個城市作為中心,也許是從一座重建的巴比倫。在聖經裡巴比倫最後忽然被毀滅的預言(賽十三19-22;耶五十一6-8,61-64)始終未按字面應驗。這座城在彼得的時代仍然很繁榮。他從巴比倫寫下了書信之一,從那座城的教會發出了問候(彼前五13)。

對神有組織的對抗始於巴比倫(創十一1-9)。撒迦利亞書第五章5-11節暗示了這樣的對抗可能再次在那裏建立起總部(創十一2,9和亞五11中的巴別和示拿是巴比倫及周邊地區另外的名稱)。


4、行毀壞可憎的(十一45)


但以理書第十一章45節有什麼含意呢?“榮美的聖山”毫無疑問就是耶路撒冷,坐落在“大海之間”(地中海和死海)。“宮殿的帳幕”可能指的是東方的君主在與軍隊出行時所用的帳幕。當將來北方的王從埃及的征戰中回來時,他必會在耶路撒冷安營,就像安提阿古•伊庇法尼在古時候所作的那樣。安提阿古屠殺猶太人,並且引入了“行毀壞可憎的”(30-31節)。同樣,這位將來的王在第45節所說的時候,也要引入另一個“行毀壞可憎的”(參看第九課)。將來那“行毀壞可憎的”也和先前的一樣,隨後是對猶太人的大迫害。這在預言接下來的一節裏指出來了(十二1),我們將在第十二課研讀。

因而,第45節指出了第七十個七的中間階段(但九27)。這不僅是大災難的開始,而且對於獨裁者來說,也是末日的開始。“然而到了他的結局,必無人能幫助他。那時,……天使長米迦勒必站起來”(十一45-十二1)。接著,戰爭要爆發,三年半之後,將導致撒旦和他所授權的君王雙雙被推翻。

 

想做測驗,按此開始

評論/問題   

 
0 # Jimmy 2013-06-04 21:39
試題問到: 亞歷山大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城市 位於?

答案已作出修正
回覆 | 引用回覆 | 引用
 
 
0 # 詹天豪 2013-06-04 17:55
在2. 希臘王國(十一3-20)的第七行,
(補充) 對不起!
回覆 | 引用回覆 | 引用
 
 
0 # 詹天豪 2013-06-04 17:52
課文提到:隨後,他征服了埃及, 建造了亞歷山大城(Alexan dria),長期成為希臘人在埃 及的都城。到主前60年,它已經 成為世上最大的城,人口達到五十 萬。試題問到: 亞歷山大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城市 位於?答案是黎巴嫩。請問是這樣 嗎?答案可否再確認一下?謝謝子 民!
回覆 | 引用回覆 | 引用
 

提交評論/問題


安全碼
更新


你的位置 課程 舊約課程 但以理的一生和預言 第十一課 要來的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