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馬忤斯聖經函授學校

第十课 最后的预言

(但以理书第十章)

但以理“悲伤了三个七日”。他用这句话为书中的最后一个预言搭建了舞台。但以理书第十章2节的希伯来文原文意思是“满了三个七日的天数”。这就避免了与第九章最后4节中的与年份有关“七”相混淆。在这两章里,英文圣经翻译成“七日”(weeks)是从一个意思是“七”或“七个”的希伯来词翻译过来的。

因为最后一个故事和预言很长,所以研读分为三课。第十课查考导致预言的事件(十1至十一1)。第十一课详细查考从但以理时代直到安提阿古•伊庇法尼之间政治与战事的预言开始(十一2-35)。这些预言实际上许多世纪前已经应验了。接下来,第十一课考查了但以理的七十个七中前半部分尚未应验的事件(十一36-45)。最后,第十二课查考但以理书第十二章,包括有关大天使米迦勒和大灾难来临时间的预言。

在这一课里,我们将查考:

1、 但以理的预备,第1-4节

2、 身穿细麻衣的人,第5-6节

3、 勉励的话,第7-19节

4、 看不见的天使之战,十10-十一1

5、 与但以理书第八章的对比

一、但以理的预备(十10-4)

 

1、开篇的总结(十1)


第十章开篇的一节是对整个三章(第十至十二章)内容的概括。请注意第1节中以下四件事:

1) 一个讯息或预言启示给但以理;

2) 这是在波斯王古列在位第三年启示的。这就意味着第九章里但以理在大利乌王第一年得到的讯息已经过去了两年(九1)。古列和大利乌是玛代和波斯帝国并列在位的君王。

3) 真是一段真实的讯息,但是“关乎后来许多的日子”。这就是说,预言将会准确地应验,但是其应验却要持续数个世纪。

4) 但以理“通达这事,明白这异象”。他对先前的异象的含义一直很困惑,但是这一次一切在他看来都十分清楚了。然而并不是所有的事。他至少提出了一个有关最后事件的问题,并且被告知,有些事还要“隐藏封闭,直到末时”(十二8,9)。


2、悲伤的三个七日(十2-3)


在开篇的总结之后,但以理告诉我们,他在新的启示降临下来之前一直在作什么。这三个七日以来,他一直没有吃过肉和酒之类的节日饮食。他也没有用油或者香膏膏抹自己,因为这些都是喜乐的象征。他陷入悲伤中(诗四十五7-8;一百零四15;摩六6)。膏身体是那个时代很常见的作法,不像我们今天使用面霜、发胶、护肤品和古龙香水。油保护皮肤抵御沙漠的阳光。

但以理并没有说他为什么禁食。他的悲伤可能是由于但以理书第九章中令人震惊的启示,就像先前的启示对他带来的影响一样(七28和八27)。或者,他可能一直在关注重返圣地的犹太人物质的和属灵的健康。古列王两年前就已经批准他们回去,现在有五万人已经重归故土(代下三十六22-23;拉一1-4;拉二64-65)。但以理本人已经是九十岁高龄,他选择了留在巴比伦,也许他觉得自己留下来对百姓更有用处。他仍然在波斯帝国的巴比伦地区担任高级行政职务(但六1-3,28)。

3、在底格里斯河畔(十4)


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发源于土耳其东部,向东南方向延伸一千多英里,横贯整个伊拉克。现代的巴格达,横跨底格里斯河,两河彼此相距22英里(35公里)。古代的巴比伦在巴格达以南50英里(80公里),坐落在底格里斯河上。两河在汇入波斯湾之前交汇在一起。

即便处在悲伤之中,但以理仍然继续每天的工作。他在一大群人的陪伴下,从巴比伦前往底格里斯河畔(希伯来语中称希底结)。我们看到,正是他在河边的时候,一个“身穿细麻衣”的人出乎意料地出现在那里(十4-5)。在第十一章和第十二章里正当重要预言启示给但以理的时候,他就站在河边。


二、身穿细麻衣的人(十5-6)


第十章记录了引出这一重要预言的事件。为了让但以理作好准备,他得到了一个有关主的非比寻常的异象,在圣经历史上很少有人得到过。

1、对异象的描述(十5-6)

正当但以理站在河边时,他面前出现了一个“身穿细麻衣”的人(5节)。这人腰束精金的带子。他的身体在但以理看来,发出了某种宝石的色彩,有时候被翻译成绿宝石、贵橄榄石或黄玉。他的脸发出光来,他的眼睛如同点燃的火把,他的手和脚如同打磨的铜发出光亮。他的声音有着众多人说话的力量(6节)。

为了想象这个场景,人们很自然地得出结论说,这人穿着细麻衣的人就在河边,站在但以理身边。一直到第十二章,我们才知道,原来异象中的人是站在河水之上(十二6-7),像是这人是运行(hovering)在水面上(参创1:2),而不是站在水的表面。

第十二章还说到两个旁观的人或助手也站在河边,各自在河的一侧(十二5)。因此当时的场景与第八章中但以理在另一条河边得到异象时一样(八2)。但以理在那里听见两位“圣者”在说话(八13)。忽然,其中一人或者也许是第三位天使站在但以理面前(八15)。这一位被认出是加百列,受到在河水之上的某位的指挥(“乌莱河两岸中”)(八16)。

加百列听从命令,将预言显现给但以理(八17-26)。在但以理书第十章至第十二章中,河水之上的人似乎是主要的说话人。


2、穿细麻衣的人是什么身份


但以理书第十章中“身穿细麻衣”的人,显然就是主自己,就是圣三位一体中的第二个位格。当耶稣出生在伯利恒之前,这样的显现被称为“theophany”,源自拉丁文和希腊文,意思是“神的显现”,通常是以人的形象(theo,“神”,就像在“神学”(theology)这个词中一样;phany,“显现”,如同在“伊庇法尼”(epiphany)这个词里一样;参看第八课)。但以理可能还不知道三位一体。新约圣经在马太福音第三章16-17节里将三个位格一起介绍出来,并且在第二十八章19节里指出他们之前,三位一体的教义并没有在圣经中完全呈现出来。然而,但以理显然已经明白他是在神的面前。

实际上所有研读圣经的人都一致认为,但以理看见了某种天上的生命。许多人对于他看见了耶稣基督这种说话还有些犹豫不决,主要是因为在但以理书第十章13节里,天使米迦勒前来帮助那人。当然,他们分辩说,神全能的儿子根本就不需要来自天使的帮助。他们说,基督耶稣可以不用任何帮助而采取行动,这当然是正确的。另一方面,身为全能的主,祂也可以选择接受帮助。主在山上受试探时,祂就这样作了,那时“有天使来伺候祂”(太四11)。在客西马尼园中,“有一位天使,从天上显现,加添祂的力量”(路二十二43)。当士兵来抓捕耶稣的时候,祂告诉彼得,如果祂请求帮助,祂的父会为祂“差遣十二营多天使来”(太二十六53)。

人们最好能够理解是,主亲自向但以理显现,而不只是一个天使。实在难以相信天使中最大的一位,需要用措辞像启示录第一章13-16节中耶稣基督的异象来描述。那个异象数个世纪以后临到使徒约翰,那时他正被流放在地中海一个叫做拔摩的海岛上(启一9-12)。

在约翰的异象中,就像在但以理的异象一样,神的身位显现出来,成为人的形象,而不是天使的样子(“有一位好像人子”,启一13)。长长的外衣,金色的腰带,如同火焰的眼睛,脚好像铜以及如同众水般的声音,这都是两个异象所共有的(启一13-15)。面貌放光,仆倒在地的反应,以及有一手按在人身上,能使人得着更新(启一16-17;比较但十6,9,10)。的确,但以理和约翰看见的是同一个人!

更进一步的证据来自但以理书的结构。我们看到,随着我们进一步读下去,对未来的预言越来越详尽了。我们还可以看到神启示未来的方法也有改进。在第二章里,预言是靠梦境而来,是赐给尼布甲尼撒,并且由但以理来解释。在第七章里,但以理自己做了一个梦,解释也包括在其中。在第八章里,但以理醒着的时候看见一个异象,并没有睡着。解释是由加百列来作的,就是那位报信的天使。加百列在第九章里又再次说话,但是这一次未来是用直接的陈述,取代了过往兽的异象

在最后几章里,又一次出现了直接的预言,是所有预言里最长的。方法也再一次进一步提高,如今主自己是说话的人。如果是转向一位较小的天使,甚至不像加百列那样被指出姓名,就会破坏使本书独具特色的发展模式。


3、基督异象中的象征与目的


但以理和约翰看见的类似的异象,采用了相同的象征,并且教导了同样的功课。在这些异象中,细麻衣代表基督的洁净与公义。金子象征了祂作王的身份。光、火和铜则是审判的象征。

但以理书和启示录都是关于审判的,讲述了神最后将如何战胜祂百姓的一切仇敌。先知和使徒两人都得到了指示,不论迫害变得多么猛烈,神始终都在祂的大宝座上!主想要启示仇敌的凶残,但是祂也希望祂的百姓知道,祂始终都将仇敌置于祂的掌控之下。

 

三、勉励的话(十7-19)

 

1、但以理对异象的反应(十7-9)


当主耶稣基督在前往大马士革的路上向大数的扫罗显现时,扫罗归信了(徒九1-6)。与扫罗同行的人们听见声音,但是却没有看见任何人(九7)。声音听起来像是雷声,但是他们没有听明说话的声音(二十二9)。他们看见了大光(二十二9;二十六13),但并非是主。同样,与但以理同行的人“没有看见异象”(但十7),但是看见或者听见了什么,令他们大大战兢。他们“大大战兢”地逃跑躲藏,留下但以理一个人(十7-8)。

这个场景也同样令但以理感到恐惧。他“浑身无力”(8节),陷入沉睡中,面伏在地(9节)。


2、帮助的手和讲解(十10-14)


忽然之间有一只手向但以理伸过来,帮助他用膝盖和手支持微起(10节)。这手也许是主的,也可能是但以理那一侧河边的旁观者。但以理并没有看见人,只有一只手。接下来,身穿细麻衣的人,从第5节后唯一认出来的人,第一次开口说话(11节)。祂称但以理是“大蒙眷爱的”(九23;十19)。圣经很少对人有这样的描写。这是多么大的鼓舞啊!主想但以理明白祂将要说的事。祂命令但以理起来,但以理照著作了,浑身颤抖。

在第12节里,但以理被告知,他的祷告从他痛苦悲哀的三个七日一开始就得蒙垂听了。因为这些祷告,正是说话的这一位被差遣到但以理这里来。祂的行程被“波斯国的魔君”的阻隔或者拖延了21天(13节)。后来得着“大君中的一位米迦勒”的帮助。最后主来到了,并且告诉但以理“本国之民日后必遭遇的事”(14节)。


3、但以理重新获得开口说话的能力(十15-19)


但以理哑口无声。他低下头,面伏在地(15节)。他再一次被触摸,这次他看到了触摸他的那一位。他将这人形容成“一位像人的”,也就是说看起来像人(16节)。第10节中的手帮助但以理用膝盖和双手支撑起自己。第16节里但以理的嘴唇被触摸,使他能够在这个异象开始以来第一次开口说话。

但以理的反应记录在第16-17节里。他表达了自己卑微的感觉。“我主的仆人怎能与我主说话呢”?他还说,他浑身无力,甚至毫无气息。换句话说,他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住听见和领会将要赐给他的重大预言。

第三次,有人触摸但以理,这一次使他有力量(18节)。这人称但以理是“大蒙眷爱的”,并且说,“不要惧怕,愿你平安;你总要坚强”(19节)。在这个勉励之下,但以理最后觉得有了足够的力量,能够聆听预言。所以但以理又说,这次是邀请主开始讲述预言:“我主请说,因你使我有力量”(19节)。


四、看不见的天使大战(十20-十一1)


在解释第十一章和第十二章的重大预言之前,主还有一些话要说。祂想要告诉但以理一些发生在神的圣洁天使和撒旦的堕落天使(魔鬼)之间的大战。圣经并没有赐给我们对这些发生在不可见的属灵世界的大战的洞察力。天使与魔鬼之间甚为壮观的大战,在启示录第十二章7-9节中预告了。这里,在但以理书第十章里,我们看到了天使面对较少一点的猛烈的战斗。


1、基督徒的争战(弗六11-20)


新约圣经中的一段经文,可以帮助我们理解天使的争斗以及我们与之的关系:

“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六11-12)。

这些话意味着什么呢?基督徒并不是与人(属血气的)争战。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是用刀剑和枪炮来传福音、使人归信。我们甚至不用武器来抵抗那些迫害我们的人(约十八10-11;35-36)。我们真实的战斗是同撒旦的势力,同魔鬼和他的爪牙交战(执政的和掌权的)。这样的战斗是靠祷告以及神话语的大能而得胜(弗六17-20)。我们祷告的时候,战斗实际上是发生在神的圣洁天使与撒旦的鬼魔之间。我们的祷告会帮助扭转战局(太十七21;雅五16-18)。

这就是但以理禁食和祷告的三个七日中发生的事。他并没有认识到,他通过祷告和禁食,参与了一场天上的大战,而且即将得蒙垂听了。如果但以理在三个七日结束之前就不再祷告了,事情又将会怎样呢?


2、仇敌和朋友(十13,20-21;十一1)


在从神的宝座前往底格里斯河畔的途中,这位身穿细麻衣的人被“波斯国的魔君”阻隔了21天。这并不是指古列王,而是撒旦的爪牙。同他在一起的“波斯诸王”可能代表了波斯帝国内的各个王国。天使米迦勒来协助主。当他回来的时候,主必再次“与波斯的魔君争战”(20节)。以后,另一个王要出现(20节)。第21节与13节一样,只有米迦勒与主站在一起。

两年前,主曾经扶助米迦勒。“当玛代王大利乌元年,我曾起来扶助米迦勒,使他坚强”(十一1)。虽然这段话出现在第十一章,但却是对看不见的天使大战的描述的一部分,而不是这一重大预言的组成部分。

 

3、宝座背后的大能


身穿细麻衣的人告诉但以理,大能的灵界之物站在地上列国宝座的背后。祂称其中的一个为“波斯的魔君”,另一个是“希腊的魔君”(十20)。

我们的主耶稣称撒旦是“这世界的王”(约十二31;十四30;十六11)。撒旦宣称自己有统治“天下万国”的权柄。他说:“这一切权柄、荣华,我都要给你,因为这原是交付我的,我愿意给谁就给谁”(路四5-6)。很显然,撒旦至少在世上的每一个国家任命了一位大有能力的鬼魔。这鬼魔的任务,就是为了撒旦邪恶的目的,对这个国家的事务施加影响或加以控制。这就是为什么指派到波斯和希腊的魔君想要阻止有关他们帝国未来的预言得以发布。他们不喜欢主干预那些他们认为是他们自己活动的特定领地。

魔鬼和他的使者真的统治了万国吗?不一定。尤其是那些荣耀真神的国家就没有受他的摆布,因为那里有一本翻开的圣经,和祷告的百姓,也有公义在那里。但是当这样的国家偏离了神和圣经的时候,撒旦的影响力就开始重新获得控制权了。

在巴别塔上(创十一1-9),世上的邦国都弃绝神。在此之后,神任凭他们一意孤行达几个世纪,与此同时祂从亚伯拉罕身上工作。从亚伯拉罕兴起了以色列国(创十二1-3)。只有这个国家没有处在撒旦的控制之下。指派给以色列的大君,乃是忠心而大能的天使米迦勒。这就是为什么主在但以理书第十章21节中称他是“你们的大君”(以色列的君;“你们”是复数形式)。在但以理书第十二章1节里,主称米迦勒是“保佑你本国之民的天使长”。

主有千万天使。为什么其他天使没有来扶助祂呢?答案在于其他天使也许没有控制波斯和希腊的权柄。在撒旦的主权被夺去并且交给基督之前,他们不会有这样的权柄,就像但以理书第七章26-27节里预言过的。但是为什么米迦勒能来呢?因为他所受的指派乃是代表以色列,而以色列要处在这些国家的压制之下。更进一步讲,预言既是针对以色列,也是针对波斯和希腊国。


五、与但以理书第八章的比较


但以理书这部分有一个显著的特点,那就是与第八章有着密切的对应。我们从启示的原委(第十课)和内容(第十一课)可以看出这一点。

两个启示都是一位在位的君王执政第三年的时候临到的(八1;十1)。在两种状况下,但以理发现自己身处大河边(八2;十4),身边有一个属神的人物,从河的另一边对他说话(八16;十二6-7)。在两个预言中,但以理都沉沉睡去,脸伏于地。随后他又被一只手触摸,并且站起来,并告知关于末后日子的事(八17-19;十9-11,14)。在两个预言中,河岸边两位旁观的天使,其中一位询问了预言时间方面的原素(八13;十二5-6)。在第八章里,但以理被告知“将这异象封住,因为关乎后来许多的日子”(八26)。第十一章里的长篇预言之后,有一项命令,乃是“隐藏这话,封闭这书,直到末时”(十二4)。

在主题上,这两个预言也是彼此对应的。与第七章和第九章不同,他们并没有集中在罗马,即第四个帝国上(七19,23;九26-27)。相反,他们的着眼点乃是在第二个和第三个帝国,即波斯和希腊诸国(八20-22;十一2-4),并没有提到第四个帝国。当预言临近末时的时候,他们对待最后的独裁者(敌基督)为安提阿古•伊庇法尼的后继人,即或他是来自最后阶段的第四个帝国统治者。

你们有没有记起我们从但以理书第二章这个大像所学到的功课吗?它是所有预言的基础。一切的统治者,不论他是从巴比伦、波斯、希腊或是罗马而来,都是尼布甲尼撒王的后继者。作为金头,他开始并与他们置身于以色列压制者的行列。这行列终止于大像的脚,那时非人手凿出来的石头要粉碎最后的大独裁者。

 

想做测验,按此开始

提交评论/问题


安全码
刷新


你的位置 课程 旧约课程 但以理的一生和预言 第十课 最后的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