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馬忤斯聖經函授學校

第六课 狮子坑

(但以理书第六章)


现在但以理是八十多岁,他已经在巴比伦接近七十年的时间。巴比伦帝国─第二章大像的金头经已经灭亡。波斯帝国─银胸成为至高统治。古列是波斯帝国的头,在但以理书第十章称为波斯的王。他的同盟,玛代的大利乌王,取了迦勒底国(五1,九1),就是前巴比伦所统治的的版图。在一两年后,古列合并迦勒底成为波斯帝国(比较六28)。

但以理被掳到巴比伦时是一个犹太的少年,在尼布甲尼撒统治下,他跃升为政府要员(二48)。当尼布甲尼撒死后,但以理在政治上失去地位;这被违忘的先知,在伯沙撒在世上最后一晚被人忆起(五9-14);后来当大利乌登上王位,但以理的管理天份再一次得到赏识,在大利乌的统治下,年老的但以理在事业登上顶峰,结果他要面临生命中重大的考验,这故事记载在但以理第六章。

A、故事

嫉妒的灵(六1-4)


大利乌的帝国分为一百二十个省份,每一个省份都有一个总督管治(1),在总督以上有总长三人监督他们(2)。但以理的表现是超乎其余的总长,而大利乌想立他治理通国(3)。但以理士途亨通和进升的指望,带来了其他总长和总督内心的嫉妒,他敬虔和正直的品格更激怒他们,于是他们寻找机会推翻他(4)。

嫉妒是十分隐藏的罪,箴言十四章30节形容「嫉妒是骨中的朽烂」;意思说它是内在的,不像偷窃、说谎、淫乱,或杀害可以从外面看得见。它就在你里头!也许你不接受它的存在,甚至你自己不肯承认。嫉妒就是这么隐藏。

嫉妒藏在你里头,却使你犯外在看得见的罪,甚至掀动其他你未曾想过要犯的罪。一个嫉妒的人会说谎话败坏他人的名声,或做出一些破坏的事情。因着嫉妒,若瑟的兄弟将他卖作奴隶(创三十七11,23-28;徒七9);因着嫉妒耶稣的名声,宗教领袖寻找机会杀害耶稣(太二十七17-18,20);在但以理书第六章里,因着嫉妒,总长和总督计划除掉但以理。

计划对付但以理(六5-16)


知道只有在信仰上,才可以找到但以理定罪的把柄(5),他的敌人安排了一个阱。他们要求王立一条坚定的禁令,三十日内不拘何人,若在王以外或向神或向人求甚么,就必扔在狮子坑中(6-7)。

这些阴谋者对王说谎言,「所有的总长」都同意由王颁布这道禁令(7),大利乌并不知道遗漏了但以理,奉承和不知道自己落在圈套里,大利乌立这禁令,加盖玉玺,使禁令决不更改(8-9)。

但以理首要是对神忠心,所以他一日三次、双膝跪在神面前,祷告感谢,与素常一样(10)。这些阴谋者报告王,提醒王违反者必被扔在狮子坑中(11-13)。不愿意他忠心的大臣被杀,王筹画废除禁令,却没有帮助(14),但以理的敌人强调玛代人和波斯人有例,凡王所立的禁令和律例,都不可更改(15和8节,比较帖一19)。所以,这个勇敢的老人被捉拿,扔在狮子坑中。

狮子坑(六17-24)


再一次,神彰显祂拯救的能力。狮子坑出口是用石头和玺印封闭(17)。大利乌王回宫,睡不着觉(18),他却不知道,有无形的手封住饿狮的口。次日黎明,王就返回狮子坑,发现但以理仍然活着,没有受伤(19-22),王就甚喜乐,吩咐人将但以理从坑里系上来(23),他的敌人扔在狮子坑中,他们还没有到坑底,狮子就抓住他们,咬碎他们的骨头(24)。

但以理被判处死,死不能碰他;基督同样被判处死,祂的坟墓像狮子坑被石头封了(17,太二十七66)。但以理活着,没有受伤;基督却是真的死了。若基督没有死,罪的代价就无法偿还,救恩便于我们无份(来九22,彼前一18-19),所以这位保护但以理的神,「不爱惜自己的儿子」(罗八32);然而,基督像但以理,在复活的地位上出来。

大利乌的见证(六25-28)


在这章结束,大利乌王再颁布另一个命令,不像前者向他敬拜;新的颁令,宣告这位活神拯救的能力(26-27)。如此,那打开窗户,用双膝祷告的老人,震动了强大的帝国。

B. 个人的挑战


要躲避狮子洞的确很简单。但以理只不过必须关上窗户(10节)。撒旦在设计诱惑的时候非常狡猾。他知道,关起来的窗户将会是比狮子坑更大的悲剧,但以理也深知这一点。这位古时候的先知在当时做了一个见证,从容不迫地显示出他敬拜以色列的神。将这光隐藏起来,尽管只有一个月,却比死还要恶劣。一方面他会丧掉自己的性命,另一方面,他会失掉神的能力。然而这个试探看起来是多么的无辜。我们中间大多数人都只会关上窗子,并且乐意这样做。我们编造借口,说一点点妥协是必要的,因为这会给我们更多机会,在后来的时候作见证。的确,王侯们都想将但以理投入狮子坑中。如果但以理在第三天妥协了,苟且活下来,在王侯背后鼓动他们的魔鬼会更高兴了。


C. 预言的意义


尽管作为一个人,大利乌也许受到敬重,作为君王,他成为最后大独裁者的另一个预示。这是因为他是那些将来要产生最后统治者的大帝国之一的首领。记住这一点,但以理书第五章和第六章中各个事件的先后顺序就变得相当有趣了。

在但以理书第五章中,我们看到巴比伦陷落了。在尼布甲尼撒带领下,巴比伦彻底消灭了犹太王国,并且摧毁了耶路撒冷。从此,这个城市就成为神百姓的大敌。

在创世记前面的一些章节里,巴比伦被称为“巴别”。这两个名字在希伯来语中基本相同,只是结尾略有不同。挪亚的孙子宁录在示拿地建立了巴别(创十8-10)。示拿是巴比伦地区另一个非常古老的名字。正是在示拿地(十一2),挪亚的后裔决定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免得他们分散在全地上(十一4)。这是直接挑衅神对挪亚的命令(九1,7)。因此,巴别塔(十一9)象征了对神的反叛以及与祂的命令的敌对。

在新约圣经的预言中,巴比伦是错谬的宗教,特别是它将存在于末世的时候。巴比伦在启示录第十七章中被描述成具有政治势力和错综复杂的特征(2,18)的特征,有着巨额的财富(4),迫害耶稣的门徒(6),而且最重要的是敬拜偶像(属灵意义上的通奸和卖淫,2,5和十四8)。这种政治势力和宗教偶像的混杂用伯沙撒的宴席这一象征表现出来,用从神殿中取来的杯为巴比伦的偶像祝酒(但五3-4)。

在但以理书第六章中,我们看到的不是背道的宗教信仰,而是反宗教。不能像任何神求什么,不论真神假神。也不能像任何偶像祈求。“三十日内,不拘何人,若在王以外,或向神或向人求什么,就必扔在狮子坑中”(第7节)。于是,一切宗教信仰,不论真假与否,都必须被抛开,只有帝王才得到承认。更进一步地,人们可以注意到,正是这位帝王推翻了巴比伦。

类似的斗争在整个二十世纪也是十分明显的。无神论的共产主义政府的俄国、中国以及其他一些国家,而且在欧洲一些国家一度十分强盛。共产主义反对一切宗教,不论真假与否。在普通百姓广泛使用圣经的地方,它很少能得到广泛的接受。但是在敬拜时使用图画、雕像或者偶像的国家里,它却取得了相当的成功。

无神论和宗教信仰之间的敌对将在大患难的时候达到顶峰。宗教体系将会骑在兽的背上,这兽也就是启示录第十三章1-7节中最后的帝国,就像第十七章3节所刻画的。这时候,这个帝国的十位君王要彻底摧毁宗教的体系(十七16-17)。这将会符合将来那位独裁者的计画,后者将反对一切的宗教信仰,不论信仰是真是假(但十一37-38;特别是帖后二3-4)。将一切的神祗都排除掉了,于是帝王自己就要受到顶礼膜拜(启十三7-8)。

这一切的预兆可以从一些现代统治者将自己实质上抬高到神的地位这一趋势中看得出来。这些在大大小小的国家里都发生了。他们的巨幅画像随处可见,他们说过的话也被提高到圣经的地位。

接下来,在将来大患难时期的宗教发展历程中,有两个重要的步骤。首先,成为大巴比伦的宗教体系将要盛极一时。政治统帅们最终将要消灭它,并且引入无神论的浪潮(不一定是共产主义)。随后,一个人,也就是最后的独裁者,将会被抬高到神的地位上。首先是巴比伦,然后是兽。兽将要消灭巴比伦,神将要消灭那兽。在这一切开始之前,真正的教会将会被接到天上。然而现在,无神论的兴起和任何超级教会运动,都是时代的征兆。

我们在这里的确说到巴比伦代表了宗教体系(启十七)。巴比伦作为政治和商业体系(启十八)将会由兽来领导,而不是被他摧毁。创世记第十一章中巴比伦塔的建造包括了这两个方面。这是有组织的反叛神的开始,无论是从政治上还是从宗教信仰上来讲。在但以理的时代,巴比伦既是嘲弄真神的一种拜偶像的宗教体系(但五),也是最终将在兽身上达到顶点的一系列大帝国的开始(但二)。

想做测验,按此开始

提交评论/问题


安全码
刷新


你的位置 课程 旧约课程 但以理的一生和预言 第六课 狮子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