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馬忤斯聖經函授學校

第十八課 基督受審判

(請細讀約翰福音十八12-十九16)


12,13節:兵丁、千夫長和猶太人的差役拿住了耶穌,把祂捆綁了;先把祂帶到亞那面前,以後又帶至該亞法大祭司的地方。當時他們聚集在大祭司的院子,臨時開庭私審。根據猶太人的律法,在日落之後,任何刑事手續的進行都是明文禁止的,何況經此夜審之後,即宣佈死罪,更是大不合法。因為凡判死刑的案件,若不相隔廿四小時才宣判,恐有犯了隨便輕率的錯誤。

19節 大祭司盤問耶穌有關門徒的情形,又查問祂所傳的道理。

20節,21節   耶穌答詞何等光明磊落:「我從來是明明的對世人說話,我常在會堂和殿裏,就是猶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訓人,我在暗地裏並沒有說甚麼,你為甚麼問我呢,可以問那聽見的人。」這種光明正大,無私無隱的言行,誰能定祂的罪呢?

22,23節 但是這無法無天的宗教法庭,當耶穌才答完問題,旁邊站著的一個差役,竟用手掌打祂說:「你這樣回答大祭司麼!」該亞法竟視若無睹,也不禁止這野蠻的舉動,真是欺人太甚。耶穌理直氣壯地說:「我若說的不是,你可以指證那不是。我若說的是,你為甚麼打我呢?」祭司們聽了耶穌的辯詞,個個啞口無言,無法找到可定祂罪的證據。最後,有兩個人前來說:「這個人曾說,祂能拆毀神的殿,三日內又建造起來」。(太廿六60-61)。但這些話,在約翰福音二章19,21節記載,耶穌所說的是這樣:「你們拆毀這殿,我三日內要建立起來。耶穌說這話,是以祂的身體為殿。」可見這些人都是歪曲事實,作假的見證。但耶穌甚麼都不回答,該亞法束手無策,在沒有辦法之時,大祭司乃指著永生之神起誓,問祂說:「你是神的兒子基督不是?」(太廿六63)這一問題,關係到耶穌的事,所以祂不能再不答覆。雖然祂知道這話一出,生命就難保;但為見證其彌賽亞的身份,和光榮的人格,便磊落地說:「我是。」但祂再加上聲明,「你們必看見人子,坐在那權能者的右邊,駕著天上的雲降臨」(可十四62)。該亞法一聽了這話,歡喜得有機可乘,就撕裂衣服,說:「我們何必再用證人呢?你們已經聽見祂這僭妄的話了,你們意見如何?」他們都定祂該死的罪(可十四63-64)。根據申命記所記載:「人無論犯甚麼罪,作甚麼惡,不可憑一個人的口作見證,總要憑兩三個人的口作見證,纔可定案」(申十九15)。而且猶太人的法官,其職務不單只為審判犯人,更要在未有證實罪狀之先,應當有體貼犯罪者之心,以他為無辜,為嫌疑犯,在可能之律法下,當為罪犯辯護。再者,法官祇能審查控案,不能自己另提控案。總之這宗教的法庭,對耶穌的審判,完全是出於偏見,假造「莫須有」的罪名。因為這些祭司長和法利賽人,自耶穌叫拉撒路復活那日起,他們就商議要殺祂了;所以他們務求達到目的,不擇手段。當祭司長定耶穌死罪以後,有的人吐唾涎在祂臉上;有的人蒙著祂的面,用拳頭打祂;而差役也用手掌打祂。這種兇燄逼人,侮辱良善,是信仰宗教者的所為嗎?原因是他們沒有殺人的權柄(約十八31)。

28,31節 於是眾人就將耶穌從該亞法那裏往衙門解去。那時天還早,他們自己卻不進衙門,恐怕染了污穢,不能喫逾越節的筵席。這些人披著宗教的外衣,假敬虔,守律法,但心內充滿仇恨殺人。彼拉多知道他們的規矩,乃出來說:「你們告這人是為甚麼事呢?」他們回答說:「這人若不是作惡的,我們就不把他交給你。」彼拉多說:「你們自己帶他去,按著你們的律法,審問他吧。」猶太人說:「我們沒有殺人的權柄。」素來猶太人執行罪刑,乃是用石頭打死,誰想主受難一年之前,羅馬政府已將這權柄奪回去。這些宗教領袖們看彼拉多好像無心辦理這案,最後他們就提出控告耶穌的三大罪狀:

1.       祂誘惑全國的人民;

2.       祂禁止納稅給該撒;

3.       祂稱自己是基督,是王。

在控案中,第一和第二條,無真憑實據,空洞不夠具體,所以彼拉多不理。第三條則犯了叛逆大罪,此為羅馬律法中最重視的案件。尤其是當時羅馬王提庇留更痛恨這事。

33-34節 彼拉多立刻升堂,問耶穌說:「你是猶太人的王麼?」耶穌回答說:「這話是你自己說的,還是別人論我對你說的呢?」

35-36節 彼拉多說:「我豈是猶太人呢!」耶穌回答說:「我的國不屬這世界,我的國若屬這世界,我的臣僕必要爭戰,使我不至於被交給猶太人,只是我的國不屬這世界」。

37節 彼拉多就對祂說:「這樣,你是王麼?」耶穌回答說:「你說我是王,我為此而生,也為此來到世間,特為給真理作見證,凡屬真理的人,就聽我的話」。

38節 彼拉多聽了這辯詞,認為不算有叛逆的行為,便出來到猶太人那裏,對他們說:「我查不出祂有甚麼罪來」。

按當時羅馬的律法,若法庭一宣判無罪,便可即刻釋放。但彼拉多為討好猶太人,卻沒有這樣做,以致引起了更多的控案。路加記載那時他們越發極力說祂煽惑百姓,在猶太遍地傳道,從加利利起,直到這裏。彼拉多一聽見基督是屬於加利利的。他就抓住了這個理由,就把耶穌送到希律那裏去。因那時是大節期,希律正在耶路撒冷。希律看見耶穌,就很歡喜,因為他曾聽過耶穌的事,久想要見祂,希律又指望祂行一件神蹟,於是問祂許多話,耶穌卻一言不答。祭司長和文士,都極力的告祂;而希律也不能證明祂有甚麼罪,只有任憑他的兵丁藐視祂,戲弄祂,又把祂再送回彼拉多那裏去(路廿三5-11)。彼拉多沒有辦法,傳齊了祭司長和官長並百姓,對他們說:「你們解這人到我這裏,說祂是誘惑百姓的,看哪,我也曾將你們告祂的事,在你們面前審問祂,並沒有查出祂甚麼罪來。就是希律也是如此,所以把祂送回來,可見祂沒有作甚麼該死的事」(路廿三13-15)。一位堂堂羅馬的總督,為要討好人民,保住官位,雖兩次宣判耶穌無罪,卻不敢釋放祂。這種情形,真是可憐,又是可恥。

39-40節 在沒有辦法的時候,彼拉多又想出一個辦法,就是:「但你們有個規矩,在逾越節要我給你們釋放一個人,你們要我給你們釋放猶太人的王麼?」他們又喊著說:「不要這人,要巴拉巴。」

這巴拉巴是個強盜。彼拉多願意釋放耶穌,又勸解他們,無奈他們喊著說:「釘祂十字架,釘祂十字架」。彼拉多第三次對他們說:「為甚麼呢?這人作甚麼惡事呢?我並沒有查出祂有甚麼該死的罪來。所以我要責打祂,把祂釋放了」。他們大聲催逼彼拉多,求他把耶穌釘在十字架,彼拉多說:「你們自己把祂釘十字架吧,我查不出祂有甚麼罪來」。猶太人回答說:「我們有律法,按那律法,祂是該死的,因祂以自己為神的兒子」。彼拉多聽了這話,越發害怕。其後,彼拉多進衙門,對耶穌說:「你是那裏來的?」耶穌卻不回答。彼拉多說:「你不對我說話麼?你豈不知我有權柄釋放你,也有權柄要把你釘十架麼?」耶穌回答說:「若不是從上頭賜給你的,你就毫無權柄辦我,所以把我交給你的那人,罪更重了」(約十九6-11)。彼拉多正在猶豫不決之間,猶太人又喊著說:「你若釋放這個人,就不是該撒的忠臣,凡以自己為王的,就是背叛該撒了」。此等刺激的話語,將這位沽名戀位的總督說倒了。彼拉多聽見這話,就帶耶穌出來,到一個地方...對猶太人說:「看哪,這是你們的王」。他們喊著說:「除掉祂,除掉祂,釘祂在十字架」。彼拉多說:「我可以把你們的王釘十字架麼?」祭司長回答:「除了該撒,我們沒有王」。於是彼拉多將耶穌交給他們,去釘十字架(約十九12-16)。唉!懦弱膽怯的彼拉多,在猶太人的恐嚇之下屈服了。將三次宣佈無罪的耶穌,交給人去釘十字架。從主被捕至受難,其間約有十幾小時。在這短促的時間內,不論宗教的審判,或彼拉多的審判,都是違法的。但是這種陷害良善,巴結暴徒的行為,豈是一位公正的長官所為作的呢?雖然彼拉多往來勸解,存有拯救義人的心,雖已宣佈無罪,卻又不敢立刻釋放。這點一錯,全局都錯,以致義人在他手下而死。正應驗聖經所記:「神使那無罪的,替我們成為罪,好叫我們在祂裏面,成為神的義」(林後五21)

耶穌基督在這兩位審判官之前,一個道德敗壞,另一個在法律上是懦夫,真是一個半斤一個八兩。最可惜的是這些人面對救主,而得不著救贖,比同釘兩邊十字架的兩個強盜更不如,因他們中間尚有一位得救。

請問讀者,如今這位救贖主基督仍然站在你面前,你對祂怎樣?

想做測驗,按此開始

提交評論/問題


安全碼
更新


你的位置 課程 慕道及初信課程 約翰福音淺釋 第十八課 基督受審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