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課 更大神蹟—耶穌在海面走

(請細讀約翰福音六15-21)


15節 「耶穌既知道眾人要來強逼祂作王,就獨自又退到山上去了」。主耶穌以五個餅,兩條魚,分給五千人喫飽。眾人看見耶穌所行的神蹟,就說:「這真是那要到世間來的先知。」(參看申十八15、18;太廿一11)。當時民眾的理想,若是這個人作王,以色列國必定復興,而糧食的問題就可解決了。所以就有意強逼耶穌做王。如今在教會裡,有些人崇拜耶穌,也是為飯碗的問題。今天有飯吃,就奉耶穌作王。明天沒有飯吃,就喊著說,釘祂十字架。耶穌知道眾人的心理,朝三暮四,如今崇拜祂,是為肉體的利益,雖然熱烈的要強逼祂作王,但這不是神的意思,乃是人的意思,「所以獨自退到山上去了」。

這也是教訓信徒,不可貪圖虛浮的榮耀。當時常虛己,順服神的旨意,走十字架的道路;因為主作王,是從十字架到寶座,所以我們也不能例外,也要走十字架的道路(參看徒五30,31;提後二12)。

獨自退到山上去,是人生最重要的功課,是應付一切環境的好辦法,「山」的意思,是離開一切俗事,以專一的心仰望神,在至高者隱密處,與神交通(參看詩一百廿一篇)。主耶穌是神的兒子,尚且注重靈修,何況我們這些軟弱的人呢!(參看可一38;路五16;十一1;六12)。

16節 門徒離了主,先上船過海往迦百農去。

17,18節     「天已經黑了」,「忽然狂風大作」,「海就翻騰起來」,這三句簡短經文,就記載沒有耶穌在他們中間可怕的光景。主不同行,空中掌權的撒但,如同吼叫的獅子,耀武揚威,要吞喫我們。主不同行,黑暗的權勢,興波作浪,想將全船的門徒,葬身海底。可見主不同行,忽然間的患難、試煉,多麼利害。所以有主同行,紅海變為乾地。沒有主同行,乾地卻變為紅海。主說﹕「你們離了我,就不能作甚麼」(約十五5),這話是真的。

19節 靠全體的合作努力,共同奮鬥,雖然能行十多里,但是無法達到彼岸。人生最痛苦,就是在苦海中漂流,尋不見安息的地方,又饑又渴,心裏發昏。當門徒束手無策,危急萬分的時候,主耶穌來了。主行這神蹟,為要證明祂是神,好像約伯記九章八節所記﹕「祂獨自舖張蒼天,步行在海浪之上」。當主行近船邊的時候,門徒看見祂在海面上走,以為是鬼怪,就喊叫起來(參看可六49)。信徒在患難中,因為心裏發昏,以致將要來救他們之恩主,誤看為仇敵,可見他們信心之軟弱。

20節 主體貼他們的軟弱,體貼他們靈眼不開,又恐他們憂愁,恐懼太過,甚至沉淪,乃連忙應聲說:「你們放心,是我,不要怕」(可六50)。這三句安慰的話,使這些灰心絕望的人,甦醒起來。有詩如下﹕

我何需愁苦?更何要驚慌?

安息在主永能聖臂上,

有主在身旁,心中有康寧,

安息在主永能聖臂上。

依靠!依靠!在救主恩內有平安;

依靠!依靠!依靠在主永能聖臂上!

(萬民頌揚377)

21節 「門徒就歡喜接祂上船」。即時風平浪靜,門徒破涕為笑,雀躍萬千。經過這一次的苦難,重新就近主,那種親愛的熱情,是無法可以形容的。如同詩人說﹕「我的心哪!你要仍歸安樂,因為耶和華用厚恩待你,主啊!你救我的命,免了死亡,救我的眼,免了流淚,救我的腳,免了跌倒...我拿甚麼報答耶和華向我所賜一切的厚恩。我要舉起救恩的杯,稱揚耶和華的名...我要以感謝為祭獻給你...要在祂眾民面前...向耶和華還我的願,你們要讚美耶和華華。」(詩一百十六7-19)。

「船立刻到了他們所要去的地方」。主與我們同行,道路就可以亨通,凡事就可順利,得以平安到達彼岸。所以經上說:「你們所遇見的試探,無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實的,必不叫你們受試探過於所能受的。在受試探的時候,總要給你們開一條出路,叫你們能忍受得住」(林前十13)。

讀者:「堅心倚賴你的,你必保守他十分平安,因為他倚靠你。你們當倚靠耶和華直到永遠,因為耶和華是永久的磐石。」(賽廿六3,4)

 

想做測驗,按此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