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课 要来的王

(但以理书第十一章)


但以理书中最长、也是最为详尽的预言如今就摆在我们面前。前三十五节所涵盖的部分已经发生过了。余下的部分还远在未来。对于但以理来说,除了第1节之外,这完全是未来的事。

一、应验的预言(十一1-35)

 

1、波斯帝国(十一1-2)


第十章和第十一章之间的中断造成了一些混乱。正是天使米迦勒接受了主的扶助,而不是大利乌。将但以理书第十章21节和第十一章1节一起来读,就很明显了:“除了你们的大君米迦勒之外,没有帮助我抵挡这两魔君的。当玛代王大利乌元年,我曾起来扶助米迦勒,使他坚强”。

这件事发生在大利乌统治的第一年(十一1)。但以理在两年之后了解到这件事,也就是在波斯王古列同时作王的第三年(十1)。神兴起了玛代人和波斯人来惩罚和击打巴比伦(耶二十五11-12;但五28)。米迦勒可能参与了此事(十一1)。

在神的计划中,古列有着特殊的作用。他必须成为神将以色列人送回圣地的器皿(赛四十四28;四十五1)。早在他出生前一百多年,神就已经借着以赛亚的预言题说了他的名字(四十五4-5)。

古列死后,其他三位君王相继治理波斯(但十一2)。然后是第四位,即富有而强大的薛西一世(Xerxes I)(主前485-465年)(十一2)。人们相信,他就是以斯帖记第一章1-4节中的亚哈随鲁王。薛西一世无缘无故地进攻希腊(但十一4)。一百五十年后,亚历山大大帝以此作为攻击波斯的借口。


2、希腊王国(十一3-20)


在遥远的马其顿,一位二十岁的王登上王位,这标志着波斯帝国的终结。年轻的亚历山大成为最杰出的统帅。他联合起所有希腊人,在主前334年跨越达达尼尔海峡 (Dardanelles),进入亚细亚,这是在他登基两年之后。他率领一支由32000步兵和23000名骑兵组成的部队。与他随行的是一群哲学家、植物学家、地理学家和精通写作的人。一年之后,在地中海的东北角,他遭遇了大批波斯军队。这支军队是在大利乌三世皇帝的亲自指挥之下。亚历山大亲自率领一队骑兵发起攻击,从右翼大破波斯人,几乎俘获波斯王。大利乌向东逃走。亚历山大向南推进,攻克了一座又一座城市。他的工程师们建造了一座堤道,攻克了推罗的海岛,以及一座高大200英呎的土堤,围困了位于山顶的迦萨。耶路撒冷平静地投降了。古代的历史学家约瑟夫斯说,亚历山大展现了但以理所说的希腊人要毁灭波斯人的预言(但八和十一)。亚历山大明白这些指到他自己的话。随后,他征服了埃及,建造了亚历山大城(Alexandria),长期成为希腊人在埃及的都城。到主前60年,它已经成为世上最大的城,人口达到五十万。

从埃及开始,亚历山大继续向东推进。主前331年,他再次遭遇大利乌三世,这一次彻底击败并且杀死了这位皇帝。希腊人继续向东推进到巴比伦,然后到波斯的诸城,与印度接壤。323年,他们凯旋返回巴比伦。在十一年当中,亚历山大彻底摧毁了波斯帝国。他就是但以理书第十一章3节里预言的大能的王。

亚历山大已经征服了波斯,但是他并没有征服自己。他再也没有回到希腊,而是在主前323年死在巴比伦,死于过渡饮酒引起的并发症。他年仅33岁。公山羊的大角被折断了(但八8)。

然而,现在希腊人统治着中东,并且在接下来的250年里继续统治着。亚历山大的帝国并没有“在他的后裔之间”瓜分(但十一4)。这就是说,他的后裔并没有得到王位。在经历了二十二年的争权夺势和内战之后,出现了四个较大的、根基稳固的王国(第4节)。他们分别是埃及、叙利亚(包括巴比伦、亚述和波斯)、小亚细亚和希腊。研读圣经的人所感兴趣的,在于前两个国家。当埃及和叙利亚的希腊统治者之间爆发战争的时候,圣地往往夹在中间。埃及从主前301年至198年,叙利亚从主前198年至63年,先后统治耶路撒冷。

在西流基一世(主前312年—281年)之后,叙利亚王在历史上被称为西流基。西流基一世是掌握亚历山大帝国这一部分兵权的军队统帅。西流基一世建立安提阿作为他的都城,是按照他父亲的名字安提阿古而命名的。在保罗的时代,它是东方的第三大城市。追随基督的人也是在安提阿第一次被称为基督徒(徒十一26)。西流基家族也建立了安提阿的海港西流基(徒十三4)。

埃及国王形成了多利买家系。从主前323年至30年,相继有十五位统治者取了多利买这个名字,而多利买是亚历山大的另一个军队统帅。西流基和多利买都是希腊国王;他们的统治也是希腊统治。他们是但以理书第七章中豹子四个头中的两个,也是但以理书第八章公山羊四只角中的两只。

在但以理书第十一章里,多利买和西流基可以通过他们的军队经过圣地时的方向来确认。“南方的王”指的是埃及统治者,因为他必须从南方侵入以色列。来自叙利亚/巴比伦任何一部分的军队,并不会跨越沙漠从东方进入以色列。相反,他们沿着构成新月地带的河流和海岸线,从北方进入圣地。因此,但以理书第十一章中的“北方的王”,指的是当时的西流基统治者。这两个称谓在第6、8-9、11和40节里被联系在一起。

但以理书第十一章5-12节粗略考查了多利买家族和西流基家族之间长达一百年的敌对。多利买二世的女儿百尼基(Berenice)嫁给西流基家族的安提阿古二世,但是联盟瓦解了,百尼基被杀(第6节)。她的兄弟(“这女子的本家”)成为多利买三世;他入侵叙利亚,要为百尼基的死报仇(7-9节)。后来,叙利亚在西流基二世两个儿子的统治下收复了(第10节)。在一个阶段,多利买四世成功地进行了反击(11-12节)。

霸权随后又转回到西流基家族手中。安提阿古三世(主前223年—187年)在第13至19节里得到了描述。他驱赶了埃及人,并且征服了圣地(16节)。他将自己的女儿克丽奥佩他(Cleopatra)嫁给多利买五世,借此与埃及讲和。但是,克丽奥佩他站在埃及人一边,所以她父亲的影响力并没有按照他的计划得到扩展(17节)。随后,安提阿古又向东推进,进入爱琴海地区,但是被一位罗马统帅所阻止(18节)。他返回叙利亚,在一次起义中死去(19节)。他的儿子西流基四世登上王位,随后“横征暴敛”,以便向罗马统帅纳税。西流基死了,“却不因忿怒,也不因争战”,而是被毒死(20节)。

第18和20节中的预言标志着罗马在这一篇寓言中第一次出现。在义大利半岛和地中海西岸巩固了霸权之后,罗马开始蚕食希腊诸国的政权。罗马又花了一百年的时间才控制了叙利亚和圣地。罗马统帅庞培(Pompey)在主前64年,征服并且吞并它们归属罗马。埃及没有成为罗马的一个行省,直到主前30年。

 

3、安提阿古•伊庇法尼(十一21-35)


西流基四世被毒死之后,一个“卑鄙的人”要起来接替他的位置(21节)。他是西流基四世的兄弟,又是这位合法后嗣的叔父。他“趁人坦然无备的时候,用谄媚的话得国”,而不是靠军事行动。他就是安提阿古四世(主前175年—164年),他称自己是伊庇法尼。我们在第八课里面研究过他的亵渎和残暴。

安提阿古•伊庇法尼是一位堕落的暴君。但以理书第十一章描述了他与埃及的敌对(25-27节)。从埃及带回许多财宝(战利品)后,他向以色列发泄怒火(28节)。他发起了又一次远征,再次入侵圣地(29-30节)。这一次,他的军队“亵渎圣地”,除掉“常献的燔祭,设立那行毁坏可憎的”(31节)。犹太人做出的反应记载在第32-35节里。否认信仰的人被“巧言勾引”(允诺钱财或地位)。相反,真正认识神的犹太人“刚强行事”(32节)。这就是说,他们在为自由而战时做出了英雄壮举,许多人为此而殉难(33节)。这一预言预见到英勇的马加比(Maccabees)家族,他们抵抗安提阿古•伊庇法尼的亵渎。他们的英雄事迹至今仍然在每年十一月的犹太修殿节(约10:22)上被纪念。

 

4、为何研读这段经文?


一些学生也许想要进一步研读但以理书第十一章1-35节。在圣经注释(The Expositor’s Bible Commentary盖柏林主编,Zondervan公司1985年版)第七卷中,格里森•雅彻尔(Gleason L. Archer)描述了当时每位王的详细历史(第127-143页)。在第134页,他列出了六个搜集资料来源,全部都是来自于古代的历史学家。其中包括了死于主前111年的坡里比乌斯(Polybius)和弗拉维乌•约瑟夫(Flavius Josephus),后者的《犹太古史》(Antiquities of the Jews)一直记述到主后93年。约瑟夫著作的第十二卷是从犹太人的立场讲述了这个故事。约瑟夫和圣经注释在许多圣经教师的藏书中都可以看到。

对其他许多学生来说,甚至这一课中的所有素材似乎是单调乏味的。这些古代君王的纪事对于今天的人有什么价值呢?牢记或是探索全部的细节也许没有多大价值,但是有两件事情一定要了解。首先就是要帮助我们更充分地理解新约圣经。

耶稣基督是在该撒亚古士督执政时期出生的(路二1),那时罗马帝国正处在荣耀的巅峰。但是罗马统治中东地区还不到六十年。二百五十多年前,希腊诸国控制着这一地区。我们称他们是叙利亚和埃及,但他们并不是阿拉伯人,也不是埃及人,甚至不是土耳其人。两个半世纪以来,这些地区都有希腊人的政府,整个地区盛行着希腊的思想、文学以及文化。保罗传道的小亚细亚诸城,也是希腊城市。义大利的语言可能一直是拉丁语,但是帝国大部分地区的语言都是希腊语。这就是为什么新约圣经是用希腊文,而不是拉丁文写成的。

其次,这些枯燥乏味的细节增添了我们的信心,使我们相信圣经的确是神所默示的话语。将来的王在但以理书第十一章中并没有指出来。但是他们相继的世代以及更迭的细节确实完全相吻合的。除了一位全知的神,没有人能将373年的人类历史在发生之前就展示出来(从古列王执政第三年,到安提阿古•伊庇法尼,主前537年至主前164年)。

第2-35节中预言的应验,一直是很准确的,也得到了科学和历史的验证,这大大困扰着那些否认圣经字字句句都由神默的。为了给他们的不信找到借口,批评家们通常将但以理书的作者身份归结为一位生活在安提阿古•伊庇法尼世代的作家。人们宣称,这位“作者”假借但以理的名义说出这些异象,目的是要使它们看起来像是预言。他们说,这也许使这部书更加有效地鼓舞着犹太人反抗迫害。但是这对杜撰出这一理论的人来说又有什么用处呢?如果你们相信圣经中一部主要的著作竟然是伪作,那么你们就不可能信服圣经。

对但以理书第十一章中已经应验的部分持怀疑态度的人,不会期盼将来应验的部分会实实在在地应验(十一36-45)。但是任何人相信一位超自然的神,就能用信服的心来看待第十一章中剩余的部分。圣经是神所默示的,而圣经中的神能够预知并且启示未来。


二、尚未应验的预言(十一36-45)

 

1、过渡到遥远的未来(十一36)


但以理书第十一章36节写道:“王必任意而行”。这是哪一位王?当然是北方的王。这位君王一直都是第十一章中的主要人物。然而北方的王在第6节里是安提阿古二世,在第7-8节里是西流基二世,而在第11、13和15节里则是安提阿古三世,随着故事的继续,不断延伸到西流基王朝相继的世代。

在第21-35节里,北方的王是卑鄙的暴君安提阿古•伊庇法尼四世,仅从代名词“他”确认出来。在35节之后,所有的记述在安提阿古•伊庇法尼身上再也找不到历史上的应验。相反,它又推进到北方之王朝的另一个时代或世系。除了在第40节他又被称为“北方的王”之外,这位王简单直接用“他”来表明。

第36-45节描述的北方的王无法在历史上同任何一位安提阿古•伊庇法尼的继任者对应起来。相反,记载跳过了许多世纪,一直遥指将来,到末世的时候。

经历数个世纪而进入到末时,神再次使我们面对圣徒们的大敌。他的形象在但以理书相继的每一章越来越清楚了。在第七章里,他被看成是罗马帝国的暴发户,将要战胜十位联合起来的君王中的三位,以便夺取控制权。在第八章里,我们了解到他要在帝国先前由希腊君王安提阿古•伊庇法尼统治的部分中兴起。第八章和第九章告诉我们,他要终止圣殿的献祭,在圣洁之地立起“行毁坏可憎的”(八11-13;九27)。然后在第十一章,看来这位君王可能要在叙利亚-亚述-巴比伦地区兴起,因为象他的先辈一样,他被称为“北方的王”(40节)。

 

2、亵渎的暴君(十一36-39)


在古昔的日子,罗马帝王被当作神来膜拜。以弗所和别迦摩有用来膜拜各位统治者的神殿。这些神殿或多或少与其他各种神祗的神殿是一样的,就像以弗所的女神亚底米一样(徒十九27,35)。最后的罗马帝国,也是最后的“北方的王”,将会继续向前推进。“王必任意而行,自高自大,超过所有的神,又用奇异的话攻击万神之神”(十一36;另参看七25)。

更进一步地按照新约圣经中一段生动的经文,他要禁绝其他一切宗教信仰。帖撒罗尼迦后书第二章4节在但以理书的话之外,又补充了“抵挡主”:“他是抵挡主,高抬自己,超过一切称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

在帖撒罗尼迦后书第二章里,最后的独裁者被称为“大罪人”和“沉沦之子”(第3节)。在第8节里,他被形容成是“不法的人”。他对以色列之神的恨恶以及对犹太圣殿的玷污在第4节里被提到了:“甚至坐在神的殿里,自称是神”。这是多么亵渎的行为!

一些解经者根据但以理书第十一章37节的前半部分得出结论,认为这位将来的王是一位犹太人。但是,“他列祖的神”这句话仅仅指出了这位君王将会无视他从小接受的任何宗教信仰,不论是犹太教还是异教。同样,安提阿古的行为与他列祖的行为形成了对比(24节)。

没有人是活在真空里。无数的人膜拜君王,君王却需要一位属于他自己的神。这位统治者将会发现,他的偶像乃是“保障的神”,也就是战争本身(38-39节)。只有战争才是他的宗教信仰;只有战争才是他的神。为此,他要献上金、银和宝石(38)。他的祖先曾几何时是战士,但是他们从未像这人那样将战争奉若神明。


3、世界的大独裁者(十一40-44)


在夺取全部政权的道路上,北方的王要受到他的大敌的攻击,也就是后来世代中南方的王(40节)。北方的王要发起反击,“必用战车、马兵,和许多战船,势如暴风来攻击他”。这将是第11和13节的历史的重演。在两种情形之下“荣美之地”要夹在中间(16,41节)。这就延续了但以理书第十一章中核心的主题,两种势力之间的敌对,以及随后以色列遭受的压制。

但以理书第七章告诉我们,这位最后的统治者将要推翻其他三位君王,巩固他对复兴的罗马帝国的控制(七8,24)。南方的王,即埃及,可能是其中之一,因为但以理书第十一章中提到了埃及被征服(42-43节)。这位君王作为一位世界的独裁者,在彻底夺取霸权的过程中遭遇的种种动荡,招致了对以色列发泄的狂怒。其他独裁者们也同样行事。

按照启示录第十三章7-8节,这位王将会获得政治上的控制权,不仅是复兴的第四个帝国,而且是整个世界。他将要从撒旦那里接受这个世界之王的权柄(启十三2)。撒旦曾经为耶稣基督提供了这一控制权,他的提议却遭到了拒绝(路四5-8)。将来的独裁者将要接受这一提议,一旦接受了,就将成为撒旦在世上的人。

这位君王的都城将会在哪里呢?他可能在罗马统治,一旦他获得了全部的权力,也可能他要将自己的大宝座摆放在一个东方的城市。古代的罗马帝国是从君士坦丁堡(现在的伊斯坦布尔)施行统治,在罗马帝国的历史上占据了很长的时期。将来的罗马帝国也将要以叙利亚或伊拉克的某个城市作为中心,也许是从一座重建的巴比伦。在圣经里巴比伦最后忽然被毁灭的预言(赛十三19-22;耶五十一6-8,61-64)始终未按字面应验。这座城在彼得的时代仍然很繁荣。他从巴比伦写下了书信之一,从那座城的教会发出了问候(彼前五13)。

对神有组织的对抗始于巴比伦(创十一1-9)。撒迦利亚书第五章5-11节暗示了这样的对抗可能再次在那里建立起总部(创十一2,9和亚五11中的巴别和示拿是巴比伦及周边地区另外的名称)。


4、行毁坏可憎的(十一45)


但以理书第十一章45节有什么含意呢?“荣美的圣山”毫无疑问就是耶路撒冷,坐落在“大海之间”(地中海和死海)。“宫殿的帐幕”可能指的是东方的君主在与军队出行时所用的帐幕。当将来北方的王从埃及的征战中回来时,他必会在耶路撒冷安营,就像安提阿古•伊庇法尼在古时候所作的那样。安提阿古屠杀犹太人,并且引入了“行毁坏可憎的”(30-31节)。同样,这位将来的王在第45节所说的时候,也要引入另一个“行毁坏可憎的”(参看第九课)。将来那“行毁坏可憎的”也和先前的一样,随后是对犹太人的大迫害。这在预言接下来的一节里指出来了(十二1),我们将在第十二课研读。

因而,第45节指出了第七十个七的中间阶段(但九27)。这不仅是大灾难的开始,而且对于独裁者来说,也是末日的开始。“然而到了他的结局,必无人能帮助他。那时,……天使长米迦勒必站起来”(十一45-十二1)。接着,战争要爆发,三年半之后,将导致撒旦和他所授权的君王双双被推翻。

 

想做测验,按此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