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憂傷中的平安

很多年以前,艾朗賽講過一個令人難忘的故事,講的是澳大利亞的一位寡婦。這位婦人是基督徒,也是一位屬神的人。她的屬靈生命在所有人看來都是一清二楚的。她的生命以哪對神毫不動搖的信心以及對祂無條件的順服為標誌。

她的丈夫去世時,給她留下了五個孩子要撫養。她在詩篇第一百四十六篇第9節中找到了力量:“祂扶持孤兒和寡婦”。這是她迫切需要的一個應許。孩子們有幸在“耶和華的教導和訓誡”下長大成人。他們都承認耶穌基督是主和救主。

後來,戰爭爆發了,五個孩子都響應了祖國的召喚。也許是因為他們自己的請求,他們都被分配到同一個軍團裏。他們的母親一天一天地將他們交托給主,知道他們的生命是在祂的看顧和保守之下。

一天,她向窗外看去,看見一個男人走到她家的門前。她立刻就認出這人是誰。那是村中教堂的一位牧師,負責在人們所愛的人陣亡或失蹤時通知他們的家人。他也是一位虔敬的基督徒,擔負著一項令人哀傷的職責。

她來到門前,牧師手裏拿著一張黃色的電報紙。時間看起來似乎停滯了。他們彼此問候之後,她邀請牧師到家裏來。他們坐下來的時候,她終於能夠開口說:

“是哪一個”?

牧師實在難以開口回答。他擔心自己帶來的消息對這位母親來說實在是太大的打擊。但是她在等著,急於知道她的哪一個兒子陣亡了。

最後,他說出:“五個全部”。

她的臉一下子變得煞白。她的下顎發抖,雙眼充滿了淚水。隨後她以自己特有的深信不疑的態度說:“他們都是屬於祂的。現在祂將他們取去與祂同在了”。

他們一起跪下來禱告。

“沒有歇斯底里,沒有牢騷,沒有訴苦,也沒有抱怨。當孩子們響應祖國的號召離開家的時候,她將自己的兒子託付給一位保守聖約的神;她深知自己的救主,所以對祂的愛或是智慧不會產生絲毫懷疑。她內心的平安超乎人類的理解,而她的見證在那個小村子裏遠比多年來的一切講道都更加有深刻的意義”。

這個故事並不是說,所有信徒都必須按照這位信靠基督的寡婦那樣做出反應。主分明賜給她特殊的恩典,來承受這個讓人難以承受的損失。在所愛的人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哭泣,並不可恥,也不是不足。甚至主耶穌也曾這樣做過。但是這個事蹟指出了,基督徒在極度哀傷的時刻是多麼不同,世人看到這一切都不覺感到驚訝。信徒們得著了神的應許,他們便有了別人不知道的隱秘的力量之源。

[5] 摘自艾朗賽《平安之路》(The Way of Peace),紐約路易佐克斯兄弟會出版社,1040年,第90-9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