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靦腆到極點

薩莉是比爾和多拉·迪恩斯的女兒,他們二人當時是比屬剛果的傳教士。在尼恩昆德的工作引起了全國的關注,《星期六晚間郵報》上刊登了一篇文章。

薩莉並不是一個性格外向型的孩子。她很害羞,靦腆到了極點。朋友們設法讓她參與到談話中來的時候,最後不可避免地都會陷入僵局。甚至在她幼年的時候,她從來也沒有覺得自己很重要,懷疑主是否會直接對她說話。

當她參加以馬忤斯聖經學校的時候,這種無足輕重的感覺仍然一直伴隨著她。她一絲不苟地閱讀聖經,並且禱告,但是有些事情總是在阻礙她和主之間親密的交通。有時候,另一個女孩子會對她說:“薩莉,讓我來和你一起分享一下,主是如何透過一段經文來對我說話的”。薩莉就會聽著,然後回到自己的房間裏,設法將這段經文用在自己的身上。但這仍然是不真實的、疏遠的。

這種仿佛纏裹在硬繭中的狀況一直持續到有一天,她讀到馬太福音第六章。在第24節裏,主用一種非同尋常的、始料未及的方式對她說話了。

薩莉,一個人不能事奉兩個主;不是惡這個,愛那個,就是重這個,輕那個。

但是,這段經文針對的是始終困擾她生活的那個問題嗎?儘管我們看不出這兩者之間的聯繫,但是在她看來確實顯而易見的。主是在說:“薩莉,你的生命當中有罪。羞怯、拘謹、自怨自哀以及靦腆都是罪。你不可能既對神羞怯同時又對自己羞怯。你不能事奉兩個主”。

這對於薩莉·迪恩斯來說,就是一個改變生命的啟示。在此之前,她認為自己的羞怯是謙卑的標誌,是一種美德。現在,她認識到這是罪。所以她說:“主啊,我想要成為唯獨只意識到神的,而不是僅僅意識到我自己。但是我被封閉自我裏面,無法脫離出來。我該怎麼作呢?”

她和主的對話繼續進行著。就好像祂對她說:“薩莉,你不能改變你自己。你永遠也無法改變自己。你並不是一個改變別人的人,但我是。如果你把自己交托給我,把你自己的意志完全交托給我,我就會改變你。你看,這就是我作的”。

祂的確這樣作了。薩莉剛剛承認自己的自我意識,她就被大大釋放了。她承認,自己仍然有一些創傷,但是它們一點一點地消退了。有時候,在她格外緊張的時候,會變得口吃,往往需要一番掙扎才能叫一切心思都向基督降服了。

現在,有些人也許會反對說,她完全脫離了上下文環境來看待馬太福音第六章第24節。的確如此。耶穌說的兩個主分別是神和瑪們。在講解聖經的時候,依照上下文環境來研讀一節經文是十分重要的。但是主並不受這一規則的約束,尤其是當祂想要想祂的一位子民說話的時候。祂可以用任何一節經文來達到祂自己的目的。最初寫下聖經的那一位,有權照自己的意思來運用經文。